前往光星大陆(一)

小说: 斗破之魂族斗帝重生 作者: 若皓云 更新时间:2015-04-18 23:55:24 字数:1926 阅读进度:27/33

刚刚发泄完的魂星天看着已经被自己玩死的两个女子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身子一闪,便是离开此地,回到了魂族。

“夫君,你回来了。”魂夜仙看着突然出现的丈夫,娇声道。

“恩。”魂星天霸道的搂住魂夜仙,一吻。道:“仙儿,明天我会离开魂族,去那个光族。”

“恩,夫君,无论你做什么,仙儿都会支持你的!”魂夜仙知道自己留不住魂星天,便说道。

“今晚,记得跟我留个门啊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清晨,魂星天就已经离开了中州,踏步漂到了一座山巅上。魂星天此时面向这道通道,脸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严峻之色,因为光星大陆不止光族一个顶尖种族,其中更是有与魂族有恩怨的天族,这一趟奇幻之旅,何尝不是九死一生?然而即便如此,他也丝毫不会退缩,强者,无论在何时,都必须拥有一颗强者之心,即便明知不敌、明知危险,也要毫不畏惧!

深吸了一口气,魂星天转身深深的望了一眼这片早已熟悉无比的土地,而后随着一声轻笑,身影便是逐渐的没入在半透明的通道之中,伴随着魂星天的离开,天空之上的这方通道居然也是开始逐渐的趋向透明,最终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间。

与此同时,就在魂星天进入神秘通道的刹那,魂天帝、古元也似乎有所感应,目光均是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西方,那里,则是时空之门消失的方向。

通道之中,魂星天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不断倒退的微弱光线,这般感觉就如同穿越时空一般神奇,而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从进入通道到现在,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分钟不到,然而通道那头的光芒却是愈发的明亮起来,随着光芒的耀眼强度逐渐增大,魂星天的心中也是逐渐的忐忑起来,原因只有一个:目的地即将到达了…

就在通道尽头的这股光芒强烈的迫使魂星天不得不暂避锋芒之时,陡然间一股重力突然自脚下出现,差点没把悬浮在半空中的魂星天摔个四脚朝天!

“这就是光星大陆了么,还是这只是入口?”随着眼睛的不适逐渐减弱,魂星天终于睁开了双眼,在粗略观察了周围一番之后,魂星天的脸色有些古怪,忍不住轻声喃喃道。

“你说的不错,这里确实是光星大陆的入口!”似乎是为了响应魂星天的疑惑一般,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,让人分不清声源究竟处于何处。

“阁下是谁?为何会知如此?”在听到人声之后,魂星天瞬间提起了百分之万的精神,警惕的望着四周,冷冷的问道。

“呵呵,反应倒是不错,至于我的身份嘛,你马上便是知晓了!”苍老声音嘿嘿一笑,旋即魂星天只感到眼前一阵模糊,继而突兀的发现,自己居然眨眼间便身处在了另外一番场景。

“说起来,我们俩倒还有着一番渊源,毕竟你我都是从斗气大陆走出来的强者,只不过现在的你,恐怕在还只是大路货。”又是先前的那道沧桑声音响起,只不过这一次,魂星天却能辨识出声源的方向,定眼一看,只见对面石桌前,正有一位白发老者满脸和蔼的望着自己。

“阁下与我一样出自斗气大陆?可是据我所知,斗气大陆已经足有上千年未曾有过斗帝强者出世了。”魂星天在听到白发老者的感慨之后,心中顿时一惊,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“呵呵,这点我很清楚。我在斗气大陆十万年前就已经成为了斗帝。”魂星天的话音刚落,便是被白发老者的话惊得颤抖了一下。

“其实早在五万年之前,我便已经陨落了,如今剩下的,只不过是一丝残魂而已。”似乎是不愿意回想起曾经的往事,白发老者转移开话题说道。

就是这么一番平静的话,落在魂星天的心中却顿时掀起了幡然大波,在魂星天的感知中,面前白发老者的实力绝属深不可测,夸张得说,白发老者只需要动动指头便可轻松将魂星天击杀。

此时,萧凡的心中不禁暗自遐想,老者如今只是一丝残魂便如此强横,那他巅峰时期的气息将会是如何的骇人!

“十万年以前,我便是突破斗帝,达到了十星帝神。当时的我便是已经发现斗气大陆的源气已经不多,于是便用自己超越非凡的实力,创造出光星大陆,并将斗气大陆与我这洞府联系在一起不久,便是许多人来到了光星大陆。我便是在这个大陆上创造了势力,以便维持住大陆的持续。势力创造后,我便开通源气通道。结果,虽然通道开通了,但是由于我开通了通道,而导致我的实力就被跌回到了五星斗帝。”白发老者的脸上悄然浮现出一抹彷徨,昔日的那一幕似乎又重现在他眼前一般。

“但是,现实总是残酷的。我的弟子勾结别人,在我因冲击六星斗帝失败而重伤时,偷袭我。于是我便拼着损落,给光星大陆下了个封印。使得光星大陆的人无法突破五星斗帝中期。”说着,白发老者的脸突然阴沉了下去。

“我知道,你是魂族的人,呵呵,当年我与你魂族的创始者还是好友呢。”白发老者微笑道。

“那你是?”魂星天问道,

“鬼族。”

“那个……失踪的种族?”魂星天恍然大悟,惊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