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守相亲不相知

小说: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作者: 月芜 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1:23:20 字数:1274 阅读进度:3/44

那是她十五岁吧。

爱上一个人,那样容易。

恨上一个人,也那样容易。

当宁白霜醒来时,已经有一轮圆日破空而出,满座宫殿都沐浴在太阳清辉下,而在日光的照耀下,女子眼角的泪水是那样明了,好似晃人眼的颗颗明珠。

她又被梦魇住了,梦里,她还是在山水之间逍遥。山涧间有流水的声响,流水迢迢,人生长恨水长东。蝉鸣是那样的刺耳,与流水相和。恰似一首如梦令。如今当再度入梦时,才多了这些感慨,那时她依稀在嘲笑诗人的酸腐。

站在高山之巅,衣袂飘舞,山间微风拂过,仿佛斯人不谢风流。远观只见他嘴角有一丝微笑,近观却恰似千年寒冰。

——那是一个青衫男子,他手中执笛,面容沉静,一曲虞美人,悱恻缠绵。

师傅说:“微斯人,吾谁与归?”

“老头,多年不曾谋面,安好否?”他朗声一笑,鹤唳九天也不过如此。

“丫头,你的琴音虽好,却没有感情,这么多年不见,安好否?”他施展轻功,一刹那便站在宁霜白的跟前。风楣音拿着竹笛敲了敲宁霜白的头,说:“丫头,你可越来越没规矩了,我问你都不回答。”

“师叔,你的笛音愈发发人感慨了,只是我觉得我自己的生活过得挺好的,我不愿意去尝人世悲苦。”宁霜白笑嘻嘻的,拿出背后背的琴,仍旧是虞美人,与风楣音却截然不同。有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之感。

风楣音游历各国,是有名的名士。善为大师隐居多年,也是隐士,只不过善为大师隐的彻底一点儿。各国都想得到风楣音,却未必想得到善为大师。因为风楣音成名更早,早年帮助辰国大败楚国,一战成名。

风楣音的见识确是令人慨叹。

宁霜白随便问道:“如今辰国一方独大,各国皆怕有兵革之祸,师叔为何要帮辰国呢?”

“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合久必分,天下一统,有何不好,诸侯争霸,给百姓带来的祸端难道还少吗?”风楣音执棋在棋盘上一放,

一盘死棋便活了。宁霜白又问道:“师叔所求的道是什么?”

”丫头,你的道又是什么?“风楣音忽而站起,看见满园的鸢尾花,有些怅惘地说道:“你师父也是一个痴情人啊,你师母当年跳河而死,他心如死灰,便出家了,只是他从未忘记过你师母,在满园种上这鸢尾花。”

“丫头,大道无情,我盼着你能领悟大道,但又盼着你永不明白大道。”善为大师出声道。

风楣音又道:“你师父一直觉得你的境界应该再提高,这才让我给你讲道”。

“我想向师叔讨教剑法,不知师叔可愿一教。”宁霜白笑着询问道。

“好”,风楣音以笛代剑,宁霜白出手极快,没有人看见那把剑是如何出鞘,只见剑光泠泠,一刹那而已,在宁霜白的剑将要置于风楣音的脖颈上时,那笛子不偏不倚恰巧挡在宁霜白的前面。

善为大师叹了口气,又道:“丫头是这么多年以来,我收过的最有天赋的孩子,却还是不如你啊,风楣音。”他提了提风楣音的名字。

善为大师虽然出家,却不忌酒。

他替自己斟了一壶酒,边喝边道:“好酒啊!”

“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,阿善,你还是没能忘记弟妹啊!”风楣音略有些伤感道,而善为大师的俗家名字便叫阿善。风楣音知道弟妹最擅长的便是酿酒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