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夜雨十年灯

小说: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作者: 月芜 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1:23:21 字数:1185 阅读进度:5/44

“出事了。”墨锦听了宫侍报丧的信后,急匆匆地跟宁霜白说了一声——墨安公主暴毙。

“哦,是吗?”宁霜白表现得过于冷静,好像她早就知道这件事一样。

“都给本殿退下,”不知为什么墨锦越来越觉得这件事跟宁霜白有关,尤其是她笑了,这一笑让日月失色,黛眉微微舒展开来如遥遥远山。

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我是求不得了,但最起码我能帮帮墨安”,宁霜白有点儿惋惜地说道。

那个锦衣玉食成长起来的公主是多么的天真无邪啊!墨安一心求的不过是宁家二少爷,宁霜白的二哥。两两相爱,可偏偏皇帝要把她赐给辰国以和亲,她哭过,闹过,可是都没有用,禁足是她的归宿,不过幸好她的好心有好报,前几年救了一个被皇后将要处死的宫婢,宫婢愿意替她传信给宁霜白。

墨安,她多像少年时的自己啊!想起少年悠游自在的那段时光,宁霜白不后悔帮了这对鸳鸯,再度笑了,是那般决绝:“你会告发我吗,墨锦。”风吹起宁霜白素白的衣衫,好似要乘风归去。

宁霜白等着墨锦的回答,墨锦摇了摇头,也勉强一笑。

“这一次辰国派遣的是中书侍郎风楣音,据说是为了两国结盟之事”,墨锦郑重地开口。

本来在喝茶的宁霜白,手一抖,滚烫的茶水溅在她手上,茶盏破碎在地,但宁霜白犹是不觉。

墨锦看到宁霜白被烫红的双手,立马道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

“我只是在想,我帮了墨安,会不会不利于两国结盟”。墨锦又联想到了风楣音,他永远是那样肆意地指点江山,讲解诗词歌赋永远依着自己的心意,没有人能勉强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。

“却道天凉好个秋啊”,宁霜白伸出手去接住飘落的树叶,枫叶是那样的血红,好似战场上双方的拼杀后的修罗场。

——

大相国寺内,正是辰国使臣风楣音踏上宛然的国土后第一个到的地方。

“师弟,你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啊!”一声喟叹,带着穿越时光的点点沧桑。而发出此句的人,恰恰是宁白霜的师父。

“世道艰难,不容得我选。”风楣音同样无限唏嘘。

“辰国统一天下的障碍,下一个便是宛然了吗?”善为大师的眼神是那样平静,只是这平静背后深藏的确是极深处的悲天悯人。

“师哥既然知道我的心意,又何必再问”,风楣音倏忽一笑,颇带点儿讽刺的气息。

“你与霜丫头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”,善为大师再一次感叹。

风楣音跟着使臣团,每走到一个地方便停下来,他将宛然的山河了解地极其透彻,以为日后的战争打下基础。

不到半个月,风楣音一行人便到了宛然帝都。

因为辰国使臣风楣音的到来,而准备了一场宫宴,为他接风洗尘。

各宫中的嫔妃,皇子,地方诸侯都来赴了这一场盛宴,因为风楣音名扬天下,又隐居山野,是以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听说这次风楣音到宛然来,便是要结盟。国家之间结盟都各怀鬼胎,如今天下,四方分立,唯有宛然的国力最弱。而辰皇为什么会选择最弱的宛然,所有人都一头雾水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