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弦一柱思华年

小说: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作者: 月芜 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1:23:25 字数:1365 阅读进度:11/44

宛然帝都御书房外

“城儿,你说宁霜白没死?”皇帝将手中的奏折重重地向地上一掷去。

“齐敏是干什么吃的,”皇帝开始发怒。

赵王火上添油道:“说到底还是怪皇兄,他死死护着宁霜白那个贱人”。

“墨锦,他怕是早就和辰国勾结在一起了吧。”皇帝再一次怒气冲冠。

“陛下,中书省的所有官员都跪在御书房外,说不可废后啊”,宫侍已经准备好接受皇帝的斥责,禀报。

“好啊,这母子两人,这一个个的,是想干什么?”皇帝明白废后是行不通了,太多人是后党,便只好道:“让他们都回去吧,朕暂且不废后。”

冬季里清风中那熟悉的十里红的香味儿越来越淡,他走了,终究还是离她而去了,可宁霜白也明白,生活在世上,必须有承受孤独的勇气。清风拂面而来,犹如风楣音的手一样在抚摸她皱起的眉头。

“霜白,你为何非要与风侍郎为敌呢?宁家抛弃了你,墨锦护不了你周全,”宁家二少爷此刻赶来下马询问道,宁二本就是芝兰玉树之人,如今洗去面上的易容留下的污垢,令跟随着宁霜白的暗卫们眼前一亮。

宁霜白依旧沉默,好似沉默了千万年的雕塑一样,站在宁二的身旁。宁霜白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老僧入定的状况中走出来,想到宁二的话,她讽刺地启口:“二哥自幼便锦衣玉食,又安能了解战乱中的百姓之苦”。

“你……我是不懂战乱之苦,但我知道不负一人心”。宁二复又接着她的话回答道。

宁霜白不再准备开口,此时,有暗卫前来禀报:“主上,宛然皇帝派遣太子督军,抗击辰国”。

“墨锦吗?”宁霜白又一次皱起眉头。

“看来他是想墨锦死于乱军当中,如此便可立赵王为太子”,宁霜白一言以蔽之。

“墨锦跟风侍郎相比,实在是差远了”,宁二再一次刺激宁霜白道。

天空中很少有这样的旭日破空而出,放出明黄色的光亮,把整个送君亭笼罩在一片光亮中,但仍然有淅淅沥沥分不清是雨是雪的下坠人间的飘飞絮斑。

“看来,我也要去云中郡了”,宁霜白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不许去,云中郡位于辰国与宛然的交界线上,烽火狼烟,尸横遍野,我是你兄长,我不让你去”。宁二拦在宁霜白的面前,宁二光华逼人的面容此刻有一股决然之气。

看了看宁二身旁的墨安,宁霜白央求道:”安姊,为了墨锦的性命无虞,云中郡这一趟只有我去才行”。

“二哥,以你的功夫是拦不住我的”,宁霜白直言不讳。

“罢了,为了宛然百姓,你就让她去吧,宁二”。最后还是墨安好言相劝。

——

在皇帝颁下圣旨后,墨锦是当天出发,而宁霜白因为在御书房中有宁氏家主的世交报信,而这个人也知道只有宁霜白才可以救宛然,立马将这消息递给了宁家暗卫。在她到达云中郡之前,走官道到了乌云,她突然被人拦着,而拦她的人便是赵王。

“我知道你一定会在墨锦出京之前赶去云中郡,墨锦到底有什么好,值得你这样的女子为他不顾自身安危?”赵王冷笑。

“赵王应该知道,若是你再拦着我,国破家亡的那一日,你的太子之位也会落空”,宁霜白同样冷笑。

宁霜白自墨锦出发的前一日出发。赶在了最冷的冬季来临之前,到达云中郡。而云中郡守恰恰是她幼时好友。

她扯下了腰间自幼佩戴的玉佩,交给郡守府的兵士,等了一会儿,一个粗莽大汉的人出来,此人便是云中郡守罗汀。

罗汀无限欢喜道:“有你在此,风楣音估计也讨不到什么好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