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依旧在

小说: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作者: 月芜 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1:23:28 字数:1315 阅读进度:15/44

来到风府的人并不多,因为风楣音只请了请帖上的人,这份狂傲在辰国只怕要得罪不少人,他却丝毫不放在心上。

江湖上的琴棋书画四公子,朝堂上的政见相同者,都在邀请者之列。

“嫂夫人可愿与琴讨论讨论琴道”。琴拦住了风楣音与白霜的路。这男子邪魅一笑,却不令人讨厌,眼中没有丝毫的亵渎之意,是真风流名士。

风楣音不自觉的笑了,跟霜白比琴技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风楣音看了眼新娘子,白霜点了点头。

白霜的手按住弦,并没有此刻就奏,而是转轴拨弦三两声,将自己的感情融入进去,她弹的是蒋捷的虞美人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……”。琴声时高时低,高时能令人感觉心脏都要裂开,在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,令人无法忘记。可谁也没料到疼到极致后琴声划入低音区,一任悲欢总无情,纵使情深又如何?那种疼痛慢慢地被渐趋柔和的琴声消除。

棋书画再也无法保持原先的镇定,四个人同时向宁霜白行了个礼。宁霜白笑着道:“水”。

从打扮到现在,白霜还没有进食,风楣音摇了摇头,随后说:“你的身体怕冷,不宜喝凉水,来人,拿热水来”。

琴棋书画的眼神中包含着震惊,素来不近女色的中书令大人竟然破戒了。原来以为风楣音娶妻只是因为不想娶公主,可此刻他们才明白风楣音动了情。

风楣音把加热后的茶盏递给白霜,白霜接过茶盏抿了一口,动作从容淡定。盖着盖头的白霜自然不会想到琴棋书画四人现在连下巴都要惊呆了,风楣音这样的举世无双的男子,却满脸欣慰的端茶递水。

风楣音拂了拂衣袖,琴棋书画都恭敬地退下。在此刻风楣音取下白霜的头巾,白霜看着师叔,却苦于找不到话题,只是眼珠子一转不转的看着他。淡红色的衣袍衬得他容颜如玉,眉目间依稀有一股冷冽的气息。而他偏偏有浊世佳公子的味道,明显是多年纵横江湖留下来的。

风楣音凝视着她,她骨子里妩媚清高,她的眼角也浸染着一丝笑意,却逃不脱他锐利的双眼。

风楣音笑出声来,原来,你也是愿意嫁给我的,想起那些年两个人的争争斗斗,相思,相亲到如今的相知,相爱。

白霜拿起茶杯递给风楣音,一会儿一股凌冽的寒梅香味儿便从燃烧了半个时辰的茶壶中发出。

而风楣音刚喝了一杯,便“噗噗”了两声,把喝进去的茶水吐了出来,白霜用袖子掩着不断地笑。

“好啊,阿霜,你用茶捉弄我你在茶里放了什么?”,风楣音状似恼怒,然后说:“把手伸出来,给我打”。

白霜站起身来,冲着他做了个鬼脸:“不给你打,就不给”。身轻如燕,用轻功先跑了。而风楣音却没有追出去,而是把那一盏变质了的梅花茶喝完。

棋公子把风府逛了一遍,看见风楣音仍然坐在那儿煮茶,便存了几分玩笑的心思:“上午你们拜堂的时候,我不相信你没发现人群中有个人的目光一直盯着新娘子”。

“若不让他亲眼看这一幕,他如何死心?”风楣音洒脱地站起身来,然后问道:“夫人回来了吗?阿略传回来的消息是什么?”

“有一个男子拦住了夫人的去路,两人交谈的时候,夫人躲过了阿略的跟踪”。风楣音貌似春风拂面的温柔眼神刹那变得凌厉非常,旁边的棋公子道:“罢了,我还是改天再找风先生下棋吧”。说完就赶紧走了,谁都不敢承担他的怒火,一个男人,有貌,有才,还有势,这就足够让旁人退避三舍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