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旧址

小说: 人魔之路 作者: 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0:50:11 字数:3023 阅读进度:481/1006

张九娘还有北河,站在一座鸟语花香的山谷之外。

在两人身后,还有十余个身着张家传统服饰的修士矗立着,而观这些人的修为,清一色都是化元期修士。

在众人面前的山谷地势平坦,长满了一簇簇的鲜花,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。数条蜿蜒的小溪,从花丛中流淌而过,哗哗的溪水声响,反而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。

驻足在此地,张九娘脸上满是追忆,久久无法自拔。

最终她深深吸了口气,头也不回道:“你们先在此地等一等。”

丢下这句话后,她才向着前方的山谷行去。

而这处山谷,就是当年她的居所了。

她的父亲张卓,当年乃是一位结丹期的长老,加上又是嫡系出身,所在当初在张家有着一定的身份跟地位,因此便有一座修建在山谷当中独居洞府。

不止如此,当年她的父亲还有十余位族内的弟子,负责父女二人平日里的起居。

只是这么多年过去,早已物是人非了,就连当年她父亲的那些弟子,多半也化作了黄土了。毕竟当初的那些人的资质可不高,少有能够突破到结丹期的。

当北河随着张九娘踏入前方的山谷,就看到了在山谷的正中,有一座三层阁楼。

这座阁楼修筑得颇为大气,从宽阔的大门,以及耸立的一根根粗大石柱,就能够看出来。

但或许是因为长久没有人打理的原因,所以不但是阁楼显得灰扑扑的,没有什么色彩,在阁楼之外的更是铺满了各种野花还有杂草,就连通往阁楼的路径都被淹没了。

张九娘吸了吸鼻子,眼中的两摸晶莹,最终还是顺着眼角流淌了下来。

对此她视而不见,径直向着前方行去。扒开了一丛丛的花丛,最终踏足在了阁楼的台阶上。

站在阁楼前,她抬起手推在了半遮掩的大门上。

“嘎吱……”

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,大门发出了一阵异响,后缓缓开启。

入眼的,就是前方宽敞的大殿。

殿内的有十二根石柱呈现两排耸立而起,而在最前方,则有一高座。

原本在两侧的墙壁上,还有一些字画等装饰之物,只是数百年过去,这些东西早就腐朽不堪了。

张九娘踏足其中,脚步轻移着,仔细端详数百年未曾踏足过的这座大殿中的每一个角落。

而这里的每一个地方,她都是如此的熟悉。

带着浓浓的回忆,此女走过第一层,来到了第二层。

阁楼的第二层,可以看到一间间或是紧闭或是遮掩的房门。此地乃是当年她父亲的诸多弟子的居所,甚至她还记得当年数位师姐的房间所在。

最终她来到了第三层,站在了一条长廊上。左右看了看,她最终向着左侧的长廊行去。来到尽头后,推开一扇房门,她便久久都无法挪动脚步。

只见面前的房间古色古香,各种颜色的轻纱吊坠着,从典雅的装饰来看,这是一间女子的闺阁。而不用说这间闺阁,也是属于她了。

在长廊的另外一端,则是当初她父亲的房间。

不管是从第一层还是到眼下的第三层,阁楼中的陈设都显得颇为杂乱,仿佛被人刻意捣乱过。

这其实是因为当年张九娘的父亲带着她离开后,张家的人将二人的居所给里三层外三层搜了数遍的原因。

一无所获后,这座阁楼便人去楼空了,更是数百年都无人管理,变得极为萧瑟。

在北河的注视下,张九娘踏入当年她的闺阁,不时拿起一样样旧物,心中五味陈杂。

对此北河没有打扰,而是静静站在此女的身旁。

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,张九娘才将心中的波澜的心绪给压下,这时她脸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。

看着北河,她开口道:“走吧。”

说完后,二人便顺着楼梯向着下方行去。

最终二人顺着来时的方向,来到了那十余个化元期修士的面前,这时就听张九娘看向几人开口,“去吧。”

“是,长老!”

众人齐声点头。

接着身形一动,绕过了她跟北河,向着前方的三层阁楼掠去。

其中有不少直接踏入了阁楼内,还有一些则留在阁楼外,而后众人就纷纷忙碌了起来。

从阁楼当中传来一阵咚咚声响的同时,阁楼外的数人,各自取出了一只葫芦,并法力鼓动将此物给催发。

只见葫芦中喷出了一股土黄色的烟雾,将阁楼外的杂草野花给覆盖,接着这些杂草野花就迅速的枯萎,并被这些化元期修士给清除得干干干净净。

这些人都是张家特意给张九娘安排过来,将当年她父女二人所居住的山谷重新打理一番的。

张九娘领取了张家长老的令牌,以及登记了身份后,她便是张家的一位结丹期长老了,身份地位可不一般,因此绝对有资格选一座属于自己的洞府或者居所。

而她所选的,就是当年她跟张卓所居住的山谷。

二人驻足在阁楼之外,看着这些化元期修士不断的忙碌。

直到夜色将近,十余位化元期修士,终于从阁楼当中掠了出来,并恭敬的站在了二人的面前。

“长老,此地已经彻底打扫了一番了。”只听其中一人看向张九娘道。

“很好,你们下去吧。”张九娘点了点头。

“是!”

众人纷纷领命,接着便离开了此地,很快身形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北河还有张九娘重新踏入了阁楼,就发现阁楼已经焕然一新。

这座阁楼被里里外外的清洗了数遍,而后烘干,一些破旧的地方,甚至被更换,所以极为干净。

但是在阁楼当中的诸多旧物,也被全部清空了,因此这地方显得空空落落的。

“这应该算是另外一个开始了……”

看着空落落的阁楼,张九娘像是自言自语的开口。

闻言北河点了点头,的确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按照他的打算,踏足陇东修域后,只要找个落脚之地就行。

而眼下的张家,在那位张少丰家主的发展之下,已经成为了即便是在陇东修域,也称得上顶尖的家族势力,这地方对于他来说,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他的目的是要尽快突破到元婴期,然后想办法离开这一方修行大陆。

在张家,可是有过外姓的客卿长老,从结丹期突破到元婴期的。

也就是说,在修行物资方面,即便是外姓长老,张家也不会吝啬。这让北河对此极为满意。

但有一个问题就是,如今的他不过区区化元期修为,这点实力的外姓之人,大都做的是苦力。要他像刚才那十余个化元期修士一样,帮一些结丹期长老布置洞府的话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,但听他身侧的张九娘道:“既来之则安之,这些时日你就留在我身边好好恢复实力好了,等突破到了结丹期,也能够得到家族的重用,说不定就可以通过不少的渠道,或许你需要的各种修行物资。”

北河微微一笑,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张九娘白了他一眼,对于他的谢似乎不屑一顾。因为在她看来,二人之间倒是没有必要说什么谢不谢的。

看着空旷的阁楼,又只听此女道:“不过接下来的这些时日,应该要好好忙碌一番了。”

北河知道此女所指的忙碌,是布置眼下的阁楼。

虽然张九娘已经成功回到了家族,因此就要接取家族安排的任务,但是短时间内她还是颇为清闲的,有的是时间。

……

一个月后,只见北河盘坐在一间紧闭的石室中。

这间石室其实是在山谷的地底,此地乃是一间密室。

在密室内,北河不但将禁制开启,还一连布置了三座能够隔绝气息波动的阵法。

因为这间密室本身就坚固无比的原因,所以即便是元婴期修士,也别想悄无声息的就闯进来。

深深吸了口气后,北河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千机球,而后一道道法决打入了其中。

片刻后,千机球就逐渐虚幻变淡,最终露出了其中一颗龙眼大小的黑色珠子。

从当年武王宫之行后,来到了陇东修域张家的北河,终于敢将擘古这位魔道修士给取出来了。

就在这时,黑色珠子当中蹲坐的擘古,也睁开了一双血红的双目,看着盘坐在密室当中的北河。

跟此人对视,只听北河嘴角含笑道:“擘道友,好久不见。”